第七百一十章 狂蟒之灾(上)(1/2)

“哐啷~”

惊呼是从冬子嘴里传出来的,在他喊出来的同时手里的不锈钢汤碗也一下翻进了火堆里,又发出“嗞啦”一声脆响,惊了所有人一跳,只见他双眼直直的看着林涛和丁玲的身后,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震惊。

林涛立马意识到了不对,迅速掏出手枪往身后看去,丁玲的速度也不比他慢,以最快的速度抽出一把匕首做出了防御姿态,但紧接着落在他们眼中的情形却让丁玲额上的冷汗瞬间流了出来!

冬子嘴里的女鬼就站在他们面前不远处,却恰巧站在火光的边缘处,所以除了一张脸之外,那人的身形和打扮都看的比较清楚,而正是一身几乎和丁玲相同的打扮让他们无比的吃惊!

这里只有丁玲一个女人,而对方长发飘飘,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,简直就是一个丁玲的复制品,一身紧身的黑色战斗服,身材玲珑浮凸,就连胸前圣堂的标记和脚上的特制军靴都一模一样,虽然看不清她的长相,但一种直勾勾盯着人的眼神却能让所有人清楚的感觉到。

“糟了!我们是不是吸入毒雾进入幻觉了?”

丁玲下意识的退后了半步,脸色惊疑不定的看着对方,而火堆边的几个人也齐刷刷的举起步枪指住那黑暗中的女人,冬子更是高声喊了一句:“你是谁?”

但对方就如同一个木偶人一样,杵在那不但没有回答,更是连动也没有动一下,诡异的气氛甚至让冬子他们忘记去使用夜视仪,还是林涛谨慎的抽口袋里掏出手电,按亮之后缓缓往对方的脸上照去,但这一照之下,不但让丁玲的脸色“刷”一下白了,就连林涛也倒吸了一口凉气,无比惊骇的看着对方,谁也不曾想到这脸部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女人,居然是外面被冻死的那具女尸!

“袁……袁英师姐?”

冬子的声音就像被人扼住了脖子,发出一段“咯咯”的抽气怪响,而无一例外,他的另外两个同伴也脸色大变,惊骇欲绝的一连退后两三步,那个叫小五的小子更是面无人色的喊道:“糟了,肯定是……是尸变了,袁师姐变活尸了!”

“放屁,你家活尸会穿衣服啊?外面那具女尸是光屁股的好吧,还被我主人掰断了一条腿!”米迦勒嗤之以鼻的哼哼道,但眼神也很警惕的看着对面的女人,沉声对林涛说道:“主人,是个活人,不是鬼也不是活尸,可真他妈怪了,怎么会长的一模一样呢?”

“她不是袁英……”

丁玲的身体突然一震,似乎想起了什么,捏着拳头大声说道:“她是袁英师姐的双胞胎妹妹袁琴!袁琴姐,是不是你?你怎么会搞成这样?”

“噗通~”

对方并没有回答丁玲的话,而是双眼一翻,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,丁玲这下不顾林涛的阻拦,惶急的冲了上去,好在对方并不是在玩什么花样,丁玲焦急的把她扶起来的时候,她的脸色一片灰败,几乎奄奄一息!

“冬子,你们几个赶紧再去找点柴火过来,袁琴姐的体温非常低,她全身都湿透了!”丁玲抱起袁琴就往火堆边跑,袁琴脑袋就像根面条一样软软的垂在一边,而林涛这才看清,袁琴整个脑袋都湿漉漉的,全身都被一种透明的液体给裹满了,但那种液体不像是清水,却类似一种透明的胶状物,不断从袁琴的全身各处滴落下来,异常的恶心。

“袁琴姐!袁琴姐……”

丁玲把袁琴小心翼翼的放在火堆边,并且急切的拍打着她的脸部呼喊,但袁琴一身单薄的战斗服,脸色已经被冻的发青,双唇更是成了一片深紫色,整个人都在快速的痉挛中。

“快把她的衣服脱掉,她湿透了!”

林涛走到火堆旁观察了一下袁琴,能被苏玥带去南洲的自然是位格斗好手,甚至就是位大武士,他却不明白究竟是什么状况能把一位大武士折磨成这样,不过眼下袁琴肯定无法回答他们了!

丁玲已经迅速扒掉了袁琴的衣物,而袁琴作为圣堂的大武士,强健的体魄简直是必然的,所以她穿的非常少,黑色的战斗服一脱,里面仅有一套白色的秋衣秋裤。

但丁玲伸手摸了摸,发现就连秋衣秋裤都一起湿了,她只好再次将袁琴一扒到底,只留下一套白色的内衣裤穿在身上,还好这里都是经过优良训练的战士,根本没谁会在这种时候忌讳男女差别,只有金大壮脸色有些尴尬的转过头去。

丁玲找来一条干毛巾迅速的给袁琴擦干了身体,冬子几人也抱来更多的木柴把火堆烧的更旺,袁琴原本青紫的脸蛋渐渐消退下去,白皙的娇躯上也多了一抹红润,林涛这才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她身上,顺手也查看了一下她身上的伤势。

袁琴的身上有着很多处擦伤,撞击留下的淤青也遍布全身,最要命的是她腹部有两道穿刺伤,就跟被人用铁矛深深刺穿了腰腹一样,好在她之前已经进行了急救,有黑乎乎药粉一样的东西糊在伤口上,这才保证了她没有大出血死亡!

“她受了很严重的内伤,肋骨断了好几根!”

林涛从袁琴肋部收回手,用自己的外套把袁琴裹好,他们这批人并没有携带睡袋,所以每个男人都自觉的脱下外套盖在袁琴身上,而丁玲搜索完袁琴的衣物,沮丧的对林涛摇摇头说道:“没有手电,没有食物,甚至连武器都没有,真不知道袁师姐是怎样在这里活下来的,想想就够可怕的!”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