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一章 情难抑(1/2)

看来肾结石要成我的老毛病了,今天被它折磨了一天,半个字也码不出来,这章还是昨天码的!希望大家可以体谅我一下!

“昂……”

野猪王的巨大惨叫几乎快把整个溶洞都给震塌,它一下就彻底疯狂起来,就像一头刚被放出栅栏的野牛,剧烈的甩动着身体想把背上的林涛给甩出去,但林涛早就料到它会有这种动作,及时的在野猪背上一蹬,立刻跳出去老远,可这野猪明显是个极为记仇的家伙,跑都不跑,像台凶猛的火车头一样,声势浩大的往林涛身上撞来。

“啊……”

躲在岩壁上的白珊惊恐的大叫,唯恐林涛会被野猪给撞飞出去,但林涛又不是傻子,哪里会站在那给它撞,一个飞身立刻攀住了岩壁上一块凹进去的岩石,腰腹猛的一收力,整个人立刻悬在了半空中。

“咚……”

溶洞里一阵地动山摇,野猪王一头砸在洞壁上,整个溶洞都为之一抖,碎石哗哗的往下掉,但野猪王也不好过,虽然把岩壁装裂了一大块,但两颗尖锐的獠牙却彻底的绷断,然后“腾腾腾”一连倒推出去好几步,就像喝醉酒了一样,两只王八眼在眼眶里七上八下的乱转一通,最后一屁股摔在地上竟然晕了过去。

“靠,你这头蠢猪!”林涛无语的看着把自己撞晕的野猪王,松手从半空中跳了下来,他捅进野猪脖腔里的开山刀并不带血槽,所以扁平的刀身被野猪的肌肉吸住,流出来的血并不多。

“珊珊,你的匕首呢?”林涛小心翼翼的靠近野猪,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。

“在火堆旁的包包里!”白珊脸色苍白的喊了一声,想想又不放心,又说道:“你还是上来吧,万一它没死呢?”

“没死我就送它一程喽!”林涛飞快的跑去背包里掏出白珊的匕首,在手里掂了掂份量,再一次走近野猪时,锋利的匕首被径直送入野猪的脑门,野猪王山一般的身子狠狠一抽,嘴里发出一声求饶似的哀鸣,随即重重吐出一口浊气,再也没有半点呼吸了。

“搞定!”林涛拍拍手走到岩壁边,仰着头对上面的白珊说道:“丫头,往下跳,我接住你!”

“不行!”白珊万分羞怯的蹲在那拽着自己的衣服,哼哼唧唧的说道:“帮我把裤子扔过来我再跳!”

“哈哈~我刚才全都看到了,你还有什么好捂的?”林涛色色的一笑,白珊却委屈的一扁嘴,眼泪“啪嗒啪嗒”就开始往下掉,哭着骂道:“呜~你流氓……”

林涛一看玩笑开过头了,只好好生劝慰了一番,然后急忙拿来白珊的整套衣服鞋袜扔给她,白珊这才磨磨蹭蹭的跳下来,轻盈的身子落入林涛的怀里,白珊带着无限的委屈居然又哭了起来,林涛被她哭的一个头两个大,一连串低三下四的道歉,都快把自己说成十恶不赦的大**了,白珊终于抽抽搭搭的蹲到了火堆旁。

又哄了好一会,林涛足足讲了十几个老掉牙的笑话,白珊才破涕为笑,嘟着嘴拉着林涛的衣角,继续往溶洞深处探索,林涛已经决定今晚在洞口露营了,可要是不把这要命的溶洞探查清楚,万一再冒一头大野猪出来,他可不敢保证还能这么利索的把它给干掉。

常言道,一猪二熊三老虎,野猪对人类的伤害排在这两种凶兽之前,绝对是有它的道理的,但是两人还没有走到洞底,就又看见野猪了,不过不是那种山一样肥的超级野猪王,而是一窝刚出生没多久的小野猪,五六头正窝在一堆茅草上睡觉,柔柔弱弱的样子似乎还没断奶。

“哦!难怪那头野猪这么暴躁了,原来是刚下了崽!”林涛看到这窝小野猪立即恍然大悟,那头母野猪分明是在护仔才会那么疯狂的。

“山洞里怎么会有野猪的啊?”白珊一脸惊喜的弯腰去逗弄草堆上的几只小野猪,小野猪憨态可掬,身上花瓣一样的花纹让它们看上去极其可爱。

“猪也是要喝水的,这里既能庇荫又有水它们肯定往这里来了!”林涛搓搓手抱起一只小肥猪,吸着口水说道:“这下真是发大财了,烤乳猪可是广东的名菜呢,咱们晚上一人一头,可劲的吃!”

“不行,你不许吃它们,它们这么可爱呢!”白珊立刻夺过了林涛手里的小猪崽,老母鸡一样把它们通通护在了身后。

“不吃那不浪费了吗?它们母亲死了,我们一走它们肯定活活饿死的!”林涛郁闷的瞪着眼睛,却很是无奈。

“那……那我养它们!”白珊倔强的说道。

“你又没奶/水,你怎么养?”林涛翻翻眼睛,摊着手说道:“等明天我们走了,难道你一路上牵着它们啊?那它们还是得变烤猪干!”

“可我真的不忍心你吃掉它们嘛,它们母亲刚死掉,你再吃它们就太可怜了!”白珊的泪水又在眼眶里打转,伟大的母爱极度的泛滥。

“得了,我不吃行了吧,就算它们变猪干我也不吃了!”林涛无奈的耸耸肩,转身往回边走边说:“我去吃它们的妈你总没意见了吧?”

刚洗完澡的林涛头发湿漉漉的坐在火堆旁,他们现在已经移到靠近洞口边了,林涛手里烤着一大块野猪后腿肉,但四溢的香气却并不能掩盖他脸上的郁闷,白珊自从发现那些小猪崽就一直喜滋滋的摆弄着它们,并且还发动温柔攻势,央求着林涛帮她一起给小猪们洗了个澡,结果六头小猪生生的把他那几袋洗发露给用完了,林涛却只能用清水胡乱的冲冲。

“呵呵~臭坏蛋你快看,它们好像很喜欢我呢,老是往我怀里拱!”白珊一脸慈爱的看着那些小猪,眼睛里温柔的都快滴出水来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