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九章 家在何方(1/2)

“嗯……”

睡梦中的白珊突然轻哼了一声,幽幽的转醒,她的右手下意识的往身下摸去,那柔软的感觉告诉她,她似乎是睡在一蓬稻草上,她的头疼欲裂,有种快要炸开的冲动,她轻抚住额头,缓缓睁开了眼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堵几乎快压倒她头顶的低矮山壁,身边隐隐还有火光飘动。

“林涛……”白珊艰难的呼喊了一声,原本柔美的嗓子竟然也沙哑起来,但身边迟迟没有林涛的回应,白珊虚弱的侧过头去,可身边除了一堆孤寂的篝火,哪里还有半个人影。

这是一个很小的山洞,估计五六个见方就顶天了,人缩在里面根本直不起身子,那缝隙似的洞口若不是被几棵枯树枝压着,外面的强风足以吹熄里面的火堆,可就这样,冷风还在不断的往里灌,发出鬼哭一般的恐怖声音。

“林涛你在哪?”白珊看不到林涛,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,那忽明忽暗的火堆就像她的心一样,不断七上八下,她不由自主的往火堆边靠了靠,但些许的温暖并不能驱散她心里的恐惧,她十分不安的扫视着四周。

空荡荡的山洞里只有白珊一个人,等待现在对于她来说等同于煎熬,仅仅三四分钟过去她就觉得好似过了半个世纪那么漫长,她突然极度惶恐起来,生怕林涛就这么一去不复返,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。

白珊突然有了种被遗弃掉的绝望感,就和她当时被困在车里一样,除了没日没夜的等待,只有无尽的恐惧与她做伴。

“林涛……”白珊又呼喊了一声,这次带上了哭腔,但回答她的依旧还是凄厉的风声,白珊的身子微微一抖,艰难的从地上往洞口挪动,但是堵在洞前的枯树枝就在这时不正常的抖动了一下,白珊的身形顿时一滞,因为一对碧绿色的眼珠正从那堆树枝里露了出来,冷漠的朝着山洞里打探。

白珊吓的寒毛倒竖,惊慌的摸起火堆里的一根粗树棍死死的攥在了胸前,她这下紧贴着岩壁,嘴里结结巴巴的喊道:“你你……你别过来……”

白珊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就算不是活尸,可那双绿油油的眸子也足够吓人,慢慢的,那东西从树枝里露出了一截尖尖的嘴巴,黄色的,满嘴尖利的牙齿绝对可以轻易隔开人类的皮肉,终于,那东西从树枝后探出大半截身子,让白珊彻底看清了它的全貌,竟然是一只土狗般大小的黄鼠狼。

白珊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黄鼠狼,而且它冰冷的目光中竟然没有一般动物的警惕,反而充满了嗜血的血腥,冷冷的看着洞里的白珊就像在打量一只到嘴的猎物,白珊被它看的脊背发凉,单薄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,嘴里也开始呜咽起来:“林涛……你在哪里,快来救救我……”

“吱吱吱……”

土狗一般大小的黄鼠狼都已经做出了准备扑击的动作,却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倒在地上痛苦的胡乱打着滚,没一会竟然两腿一蹬再也动弹不了了,而一把直没如柄的蜘蛛匕首正死死的钉在它的颈脖上。

“这是黄鼠狼?怎么这么大呢?”

随着一声疑惑的声音响起,堵在洞口稀疏的树枝被人掀开了,林涛光着脊背的身影落在了白珊的眼中,白珊再也忍不住,扔掉手里的火棍,疯了一般冲到洞边死死的搂住了林涛的脖子,眼泪就像决了堤的大坝,顷刻间就洒满了林涛的肩膀,白珊“呜”的一声彻底大哭了起来,嘴里不断的哭喊道:“你去哪里了?去哪里了呀?为什么不管我……呜~”

林涛被白珊的失控弄的有些莫名其妙,他不过也就离开了十几分钟去摩托车里拿了点食物而已,没想到一回来白珊竟然哭成了这样,他哭笑不得的轻轻拍拍白珊的后背,笑着问道:“是不是被黄鼠狼吓到了?没事的,你看它不是死了吗?不哭了啊!”

白珊算是彻底的失控了,死死抱住林涛恨不得缠到他身上才好,嘴里也颠三倒四的喊着:“你为什么不要我了,那个东西想吃掉我……我好害怕……呜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没不要你啊,我这不是回来了嘛!”林涛被白珊这句话弄的有些尴尬,却也只好搂着她,温言细语的安慰了她好一会,白珊才哭哭啼啼的从他身上离开。

“来,先喝点水压压惊!”林涛勾着腰坐到了火堆旁,拧开扔在火堆边的矿泉水递给白珊,然后笑着说道:“你怎么哭的就跟只小花猫一样,好了,喝完水就给我展现一下你的厨艺吧,我可是把锅碗都带过来了,就看你表演了!”

“你干吗突然离开啊?也不和我说一声,我才不给你烧东西吃呢!”白珊嘟着嘴,梨花带雨的埋怨着林涛,但是看到林涛光着的上身竟然全是一道道血印子的时候,她震惊的问道:“呀!你怎么了?怎么身上全破了呀?”

“没事的,一开始来的时候被石子划的!”林涛笑着摇摇头,摸出了一支烟放进嘴里。

“你怎么还抽烟?不许抽了!”白珊急忙扑上来扯掉林涛嘴里的香烟,娇嗔的白了他一眼,然后跪着挪到他的身后,一看到林涛背后可怕的伤口,白珊立刻蹙起了眉头,心疼的说道:“还逞能,你瞧瞧你背后都快烂了,咱们没有酒精,这可怎么办呀?”

“弄点水先帮我把伤口里的沙子清理一下吧,睡上几觉它自己就会好的!”林涛耸耸肩,相当无所谓的说道。

“那怎么行呢,这样肯定会发炎的,万一把你划破的东西很脏怎么办?”白珊苦恼的蹙着柳眉,但林涛却摸出自己的折刀放在火上烤了烤,递给白珊说道:“先用刀把那些东西都挑出来吧,然后用水冲一下,实在不行就把匕首烧红了烫在伤口上,那样就不会感染了!”

“瞎说,不能胡来的!”白珊借着火光看着林涛身上大大小小,横七竖八的狰狞伤疤,伤感的说道:“你以前受的这些伤都是怎么活下来的呀?我光看着就很担心了!”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