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一章 情迷熟女(1/2)

?最近几章等于开始了一个新故事,信息量会比较大,为了让大家看的更明白一些,我会每天多更一些的,就算章节少些,字数也会多的,也算变相爆发吧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罗玉蝶穿着一身中规中矩的职业装,黑色的长裤外加黑色的女式小西服,里面一件略带性感的低领白色打底衫,饱满的酥胸把打底衫撑的鼓鼓的,玉体横陈的模样十分诱人,只是罗玉蝶此时的右额上一片青紫,高高肿起了一个包块,几缕凌乱的黑发正盖在上面,但若不是她的嘴角也淌出了一道血迹,听着那还算均匀的呼吸,别人肯定会以为这个端庄的美妇只是睡着了而已。网

昏迷中的罗玉蝶迷迷糊糊的就感觉到一双粗糙的大手,正肆无忌惮的在自己的巅峰上狠命搓揉,那双手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,仿佛是想把它们都给揉炸了一样,罗玉蝶有些不太舒服的轻哼了一声,但是重若千钧的眼皮却无法让她看清身上的人,她本能的想去挣扎,因为她已经知道那不可能会是李强,因为李强一直都是温柔的,从来都不会对自己这么粗鲁。

可刚扭动了一下身体,罗玉蝶就悲哀的发现,自己的小香舌竟然被那人突然叼住了,正在极有技巧的往他嘴里吸/允,而且一只肆虐在巅峰上的大手也跟着移开,猛地探向自己最关键的禁地。

在那只大手准确无误的盖在上面时,罗玉蝶浑身就像被电打了一样突然高高的拱起纤腰,随后又重重的落了回去,她鼻间闻着那十分具有男人味的陌生气息,脑子里一片头晕目眩,霎那间,她有那么一会很想把这人当成李强,但明明又知道那根本不可能是李强,纠结几乎快让她发疯!

罗玉蝶身上这个男人无疑是个花丛老手,似乎不用摸索就能了解她身上每一个最敏感的地方,一波接着一波过电般的感觉让罗玉蝶处在半疯癫的边缘,她浑身涨红,如同刚从蒸锅里捞出来龙虾一般。

渐渐的,有种叫做情/yu的东西瞬间占满了这个端庄美妇的心扉,纠结的想法开始飞快消散,脑子里只剩下好好和这个男人疯上一场的刺激念头,她本能的呻吟出声,竟然主动勾住了对方的颈脖,并且又伸出舌头动情的和对方搅动起来,可随着“啪嗒”一声轻响,一颗裤子钮扣被崩飞在车窗上时,罗玉蝶却终于一下子惊醒过来。

罗玉蝶急速收回自己伸在对方嘴里的舌头,却发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竟然是林涛,罗玉蝶惊慌失措的想要推开他,但是她的力气早就被林涛那两根神奇的指头给带走了,所以她拍在林涛身上的双手反而变的更像是要拥抱,是要抚慰。

罗玉蝶勉力的偏过脑袋深吸了几口气,强忍着那双大手不断给自己带来的致命酥麻感,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林涛,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

“当然是干你了,难道你把脑子撞坏了,这么明显的事情也看不出来?”拉修尔嘿嘿一笑,把脑袋再次压在了罗玉蝶的胸口,竭尽所能的玩出各种花样。

“别……”罗玉蝶慌忙去推林涛,她知道再让林涛这样挑逗下去,凭着他那高超的手段,绝对会让自己快速失守,但她哪能推得动林涛,只能狠狠一把掐在自己的腰间,企图用疼痛去抵抗那些快让自己精神都为之崩溃的酥麻感,但那也只是徒劳,罗玉蝶的全身又一次被那种感觉迅速包围,她只能扭动着身体无力的挣扎着,哭喊着说道:“林涛……求求你放开我好不好……我不能对不起李强……”

“怎么?你不想和我玩玩吗?”拉修尔从罗玉蝶的胸前抬起头来,脸上诡异的一笑,用一种极具诱惑的口吻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的心里怎么想的,但你的身体却告诉我你非常的想让我占有你,看看,你这具年轻的身体有多么的饥渴,李强肯定很长时间都没碰你了吧,来吧,别把自己搞的跟贞洁烈妇一样,和我玩玩没人会知道的,这只是属于我们俩之间的小秘密!”

“不……不行,林涛,你听我说……”短暂的喘息让罗玉蝶恢复了一丝清明,她双手捧住拉修尔的脑袋,急切的说道:“你知道我是有老公的,我不能背叛他,而且我根本不适合你,你要是和我发生了关系就知道我是一个很没意思的女人,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,你放我走我就会把它忘了好不好?”

“到嘴的肉你想让我放了?”拉修尔微微直起了一点身体,脸上闪过一丝坏笑,说着右手便在罗玉蝶的棉质内裤上轻轻撩动了几下,等罗玉蝶身体猛的僵直以后,他玩味的说道:“不过你要是一副要死要活的的样子的话也的确没什么意思,这样吧,我也偷偷懒,你帮我吹出来就算了,反正用吹的也不算真正发生关系!”

“林涛,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?我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女人就那么吸引你吗?”罗玉蝶娇/喘着,却十分厌恶的蹙起了眉头,但是侧耳一听,她这才发现车外似乎是很多人的样子,她快速的把自己已经被推到脖子上的胸罩赶紧拉下来,冷冷的瞪着自己身上的拉修尔说道:“你胆子真不小,外面这么多人你也敢对我施暴,你信不信我马上大喊!”

“那你喊就是了,我是无所谓,最多李强过来了我一枪打死他就是了,你知道我的能力,我能干掉那头傻/逼老虎,也一样可以轻轻松松的干掉他!”拉修尔这下彻底直起了自己的身体,看到外面的人群已经开始散开,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,于是很不耐烦的对罗玉蝶说道: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要不我自己动手,要不你过来!”

“你……”罗玉蝶晕红的脸色一白,十分愤怒的瞪着拉修尔,但她却咬着牙犹豫了一会,终于面色屈辱的说道:“仅此一次,你绝不能让别人知道,否则……我们玉石俱焚!”

“嗯哼,我通常不会对同一个女人发生第二次兴趣的!”拉修尔毫不犹豫的点点头,又动了动身体摆了一个舒适的姿势,然后指着她身后的六号说道:“你也知道,她就是个奴隶,我不让她说她绝不敢说出去的!”

罗玉蝶还有些犹豫的看着拉修尔,但最终还是狠狠一咬牙,慢慢的把自己的身体朝着拉修尔趴伏下去,等一直伏到拉修尔的双腿间,罗玉蝶伸手拉开拉链的同时却突然抬起头,说道:“但我也不能白让你占便宜,你得答应我,等到了那个大聚集地以后,你一定得帮强哥站稳脚跟才行!”

“快点吹吧,只要你表现再好一点,我保你那绿帽老公永远没事!”拉修尔哈哈一笑,十分粗暴的就按下了罗玉蝶的脑袋……

十几分钟后,罗玉蝶一脸尴尬的抬起脑袋,一边擦着嘴一边扭捏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开始就说了我真没这样弄过,你出不来也怪不了我的,别……别弄了吧,这里人太多我好怕……哎呀,好像是白茹她们过来了!”

“靠!不弄了,不弄了,你倒是爽了,我的皮却给你咬破了,再弄非给你咬断了不可!”拉修尔很不耐烦的挥挥手,把自己的裤子全部提好,转头就看见白茹和曹媚真的已经并肩向这里走来,但即使是四周一片昏暗,也能看见她们两人脸上的阴沉之色。

“雨蝶姐,你……没事吧?”白茹和曹媚是等了一会才过来的,可打开车门后却发现,罗玉蝶竟然是满脸微笑的坐在车里和拉修尔抽烟聊天,并且看两人身上的衣服都还算整洁,了解林涛耐力的曹媚和白茹都清楚的知道,如果两人正要发生了什么的话,这会拉修尔肯定还在酣战呢!

“哦,就是头还有点晕,其它倒还好!”罗玉蝶手上夹着烟表情十分的淡然,真像个没事人一样,只是她下意识舔舔自己晶亮唇角的动作,还是说明了她有些心虚。

“哦!没事就好!”白茹眼神古怪的看着罗玉蝶,虽然她的表情很镇定,但白茹却能肯定在这之前拉修尔一定是对她做了点什么,罗玉蝶这一脸的云淡风轻根本就是装出来的,不然,她早就应该去查看李强的状况,而不是坐在这里无聊的抽烟。

“对了,强哥他怎么样了?”罗玉蝶这时也终于想起了李强,满脸紧张的看着白茹,而一时间忘记伪装的她,立刻疲态尽显,连夹着香烟的手指也在不断打着颤。

曹媚接过话头,也是饶有深意的看着罗玉蝶,说道:“李哥他没什么大事,但听彪子说他的小腿骨折了,肋骨也断了两根,估计修养上一段时间就好了,哦,还有你们车里那两个侍女,已经都变成了活尸,其中一个还抓伤了张红,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挺过今晚!”

“我去看看!”罗玉蝶说着就满脸慌张的打开车门跳了下去,但是随即一声轻呼差点摔倒,她扶着车门很是委屈的看了车里的拉修尔一眼,拉修尔刚刚没来,却使坏把她给弄上了巅峰,现在她的双腿酸软就是激情之后的典型后遗症。

看着罗玉蝶一瘸一拐的走了,白茹面色难看的对拉修尔冰冷的说道:“哼~你得逞了吧?”

“屁啊~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得逞了?没看到我裤裆里还在支帐篷吗?”拉修尔十分郁闷的靠在座椅上,气呼呼的扔掉烟头后,他转过脑袋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李强他们玩什么特技呢?怎么会好好的翻车?”

“他们带着的一个侍女被活尸咬了,李强没有发现,那女人在车里直接尸变了,不但咬断了另一个侍女的喉咙,还想去咬李强他们,李强一慌就把车给开翻了,还好那活尸第一时间被撞断了脖子,不然他们一车人都得倒霉!”白茹看了拉修尔一眼,面色淡淡的解释道。

“那个张红也被活尸抓了?”拉修尔轻声问道,但双眼中却不断闪着很怪异的光芒。

此章加到书签